我国建设一流大学的几点误区
类别: 决策参考  点击数:  录入时间:2009/06/17
我国建设一流大学的几点误区
  是否拥有世界一流大学,是一个国家高等教育发展水平的标志。我国关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思想久已有之,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也正成为我国一项轰轰烈烈的运动。但对于什么是一流大学、如何建设一流大学却尚无清晰明确的认识,无论是政府还是大学本身,在实践中都出现了一些背离一流大学内涵的行动。
  第一,重规模而轻内涵。许多高校认为世界一流大学一定是学生上万、教师上千的巨型大学,不从提高教学、科研与社会服务的水平入手,而把大力气花在规模的扩大上,好像只有合并成学科全面综合的、大规模的大学,才可创一流,才可能成为未来的世界一流大学。殊不知,世界上既有规模巨大、人数众多的一流大学,但同样也存在一些“精而小”的大学,如普林斯顿大学;既有学科门类齐全的世界一流大学,也有学科不齐全而更注重传统与特色的一流大学,如注重人文传统的耶鲁大学和以理工科为顶尖学科的加州理工学院等。因此,一流大学并不以学校规模为追求目标,学校的规模也不可能成为衡量一所大学是否成为一流大学的标志。更应被注重的是学校的质量和特色,一味追求学校的规模反而会带来一系列问题。虽然美国已达到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正向普及阶段进军,但美国一流大学的学生数并没有增加多少,大学的新生接受率依然很低,“扩招”的任务主要由一般的文理学院和社区学院去完成。为了培养一流的学生,一流大学们宁愿在众多入学申请者中进行非常严格的选择以保证新生质量。1996年,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新生接受率均低于20%。所以在我国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更重要的还是注重内涵的发展,挖掘自身的优势与特色。
  第二,大学目标定位不切实际。美国教授欧内斯特·波依尔曾指出,现在许多学校都面临着一种目标危机,没有确定自己的目标,而是追求名望的外部压力。即使是以招收本科生为主、研究经费很少的学校也在寻求模仿名牌研究型大学。但同时,自己的办学方向模糊了,研究水准受到损害,教育质量令人不安地下降了。也正如欧内斯特·林顿和桑德拉·埃尔曼所指出的,“相信对自己不切实际的东西,学校反而偏离了本来可以达到的目标”。而我国许多大学不管基础和条件如何,都把自己的发展目标定位在“一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似乎成了20世纪末高等教育最流行的口号。曾有教育部官员明确表示:“我们不大同意大家都来提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这个目标。国家经济实力很强、高等教育发展也很快的像日本等国家,世界一流大学也就是一两所。如果中国有10所、20多所都说要进入世界一流,就不太实事求是了。”确实,不是所有的大学都能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也不是所有的大学都需要建成世界一流大学。每所大学都应该准确衡量一下自身目前的发展水平和潜力,然后制定与自身优势相适应的发展道路和奋斗方向。
  第三,政府角色重在“钦定”而轻“调节”。我国学者杨东平指出,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的高等教育和大学在精神实质上内在的变质是非常大的。这种变质有两个方向,其中之一是越来越官方化、行政化。我国能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能建成几所一流大学?什么时候能建成?哪些大学能首先建成?诸如此类一系列的问题不可能由政府说了算,而应该由各大学自身发展的情况决定。政府可以有所侧重地扶持一批学校,但更多地应该让各大学在一种自由与竞争的环境中内在地发展,自己确定自己的发展方向与奋斗目标。政府的角色应该是为大学的发展提供一种自由与竞争的环境,而不应该过多介入各高校的具体事务。而我国一流大学建设计划及“巨型大学”的产生,从规划设计到具体学校确定,往往是从上而下推行的改革措施,而各高校在其中则只是扮演追随者、被动应对者的角色。
  总之,正确的行动必须以正确的理念为指导。不从理念上对一流大学有正确的认识,任何行动都会是盲目的和适得其反的。
引自《科学网》

 

Copyright©2009湖南文理学院学科建设处版权所有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洞庭大道西段170号湖南文理学院      邮编:415000                
联系电话:0736-7187197 传真:0736-7187197      电子邮箱:huasxkjsc@163.com